close button

••••••••••

传奇未了

日期:2004年8月18日至22日

地点:滨海艺术中心小剧院

••••••••••

剧目#1

实践剧场(新加坡)呈现《禁事不可考》

 

为了能生存下去,我们生活在一起;

为了生活在一起,我们得有所禁忌;

禁忌里,我们又该如何生存下去。

 

黑帐篷(日本)呈现《血筋

 

这是一个通过工作坊而产生的演出,我们收集故事、民间传说以及民谣。在日本北部,有一种人,叫做“Itako”,是隐居在高山里的灵媒,她既是一名女诗人又是一个说书人,当人们想与往生的灵魂进行对话时,就会去拜访她。

 

我们每到一个地方进行演出时,我们会与那名扮演女诗人角色的演员进行密集的沟通。演出前会举办三天的工作坊。

 

剧目#2

Rang Vidushak (India)呈现《笑是禁忌》

 

笑本身就是对生命的一种礼赞。所有的笑声都代表着智慧、幽默。笑声经常同时包含着喜剧与悲剧的眼泪,它容纳了生命的深度与广度。笑从生活里来,同时也由生活启发。笑是生命的交响乐,带来个体与群体之间的一种和谐。笑声悠然地交织在人短暂的生命里。巧妙地运用,笑声能为人生增添智慧,让人生充满意义,淡化人世间的愤世嫉俗,甚至抽离生命中亘久不变的冷酷无情。

 

但如果有人正密谋着禁止人类的笑声呢?我们要如何把笑声从私运到市场的途中解救出来?笑声已被冻结在雕像里、浓缩进牙膏管里,装在洗发精的瓶子里、塞进内衣图片里嵌在珠宝里,甚至是藏在速食店里那令人垂涎欲滴的食物里,一切的生命都被剥夺了!笑声在里面,只是已经奄奄一息,在人们及时抢救笑声之前,我们恐怕得先担忧笑声是否已经被卖掉了!务必要快,快点将笑声还给笑声,以免一切都太迟了。

 

一群小丑在去工作的路上。专门逗人发笑的工作是怎样的?他们的工作使他们自己失去了笑声。有什么事比逗人笑的小丑失去自己的笑声还可怕?因此,在小丑们还搞不清楚的状况下,小丑们开始变得无法发自内心地执行自己的工作。但,一个来自虚无的声音打破了这个疑惑。虚无的声音质疑小丑们存在的意义,这一切深深地震撼了小丑们,让他们重新思考现实。

 

由于演员来自截然不同的城市与乡村背景,Rang Vidushak已发展出一套独特的训练方法。训练法主要是融合演员不同的文化背景,加入表演与非表演的形式。经过不断的调和,寻找一种前所未有的演出语言。Chau、Orissa的武术表演、来自不同地区的kathagayaki(一种吟唱形式)、来自Madhya Pradesh Bundelkhand地域akharas的武术等等。因此,表演与童年的游戏形式、猜谜语、讲故事、唱歌、赞美诗等等互相融合,进而产生了一种少见的表演语言。演出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让人们感受到笑声似乎比我们想象中消失得还要快。。。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中国)呈现《规则》

 

有一天某片森林里的猎人发明了一种叫猎狗的职业,在他的手下有两条以猎兔换取骨头的猎狗。猎人和猎狗的蜜月期很快被薪酬带来的矛盾打破了,被野狗的自给自足的美好生活引诱的猎狗不久也发现了“田园生活”的残酷。觉悟的猎狗和因失去猎狗而陷入困境的猎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代表更高生产力的公司 – 成为了文明的商业社会的一员。勤奋的工作和共同创业的情谊在遭遇经济危机时没有能挽救小职员失业的命运,然而不甘贫困的他们开拓思路奋发图强站在了经济革命的浪尖,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别人的命运 – 职员成了老板,老板沦为职员,猎狗成了猎人,猎人成了猎狗,狗和人,人和狗······

艺术来自生活。生活中形形色色的人物,林林总总的事情,剧场就有如一面镜子,让我们以不同角度,看看我们,看看别人。

郭践红|艺术总监